“德县路事件” 揭开青岛的百年老灵魂
爱青岛 2017-09-04 11:34

  德县路,青岛老建筑、别墅最密集的老街之一。胶澳帝国法院旧址、总督牧师旧宅、圣功女子中学……其实,德县路的故事,比她拥有的老建筑,还要多。

  “我到青岛的第一天,也是青岛人向外逃难的第一天。”

  1937年7月8日,当端木蕻良到达青岛的时候,刚好赶上一个历史事件的发生:卢沟桥事变。

  一个多月后,8月14日,日军在青岛策划制造了“徳县路事件”。

  抗战初期,青岛一片“祥和”

  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全国陷入一片战火。但因一战后日侨大量来青,1937年的青岛已设日厂200余家,价值9亿多日元,日军如贸然进攻怕是只会影响到自己的企业。

  就这样,在卢沟桥事变后的一个月时间里,青岛保持着与别的地区不一样的“祥和”。但大家心里都明白:日本侵略者只是在等一个时机、一个借口

  故伎重演“德县路事件”爆发

  1937年7月7日的“卢沟桥事变”,日本侵略者用的借口是:一名日本兵失踪。

  8月9日的上海“虹桥事件”,借口是:中国守军击毙了2名日本海军陆战队士兵。

  在面对青岛时,他们再次故伎重演,8月14日,自导自演了著名的“德县路事件”。

德县路事件发生地——圣功女子中学(今七中)

  根据当时日军的说法:日本水兵在德县路圣功女子中学(今第七中学)门前,遭到两名不明身份人的枪击,一人死亡,一人受伤,日军硬指开枪者为中国便衣队员。这件事一度被列为“抗战八年”的其中一个谜。

  《青岛志鉴》中对事件这样记载——

  1937年8月14日下午,两名身穿便衣、骑着自行车的人,行至德县路圣功女子中学门前时,突然向两名日本水兵连开数枪逃遁。两日兵身负重伤,其中一人抢救无效身亡。之后有新闻媒介披露:从捡到的弹壳看,证明是日本制造,事件是日本浪人所为。

  另外,在莱西市民田秋林收藏的一本叫《沈鸿烈长青岛六载琐记》的书里,也详细记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作者芮麟,时任青岛市政府人事处长等职务。

  “1937年8月14日,日本海军派遣几名日本浪人,化装成中国士兵,携带手枪潜伏在德县路圣功女子中学对面的一条冷僻的胡同内,下午2时,一批日本水兵走过德县路,潜伏在胡同内的日本浪人突然开枪,击毙日本水兵一名,击伤二名。日本军方大放厥词,硬说中国政府无力维持地方治安,日人生命财产毫无保障,日本海军不得不登陆自卫。”

  德县路事件后,1938年1月初,日本海军第四舰队从山东头、沙子口、浮山湾和汇泉湾等地登陆。日本陆军鲤城支队也随后抵达青岛市郊。

  1938年1月10日,日本侵略者大摇大摆地走过中山路、栈桥和中山公园,不费一枪一弹占领了青岛。

  1897年,德国以两名传教士在巨野县被杀为借口,出兵占领胶州湾。

  同年11月14日,德国的军舰在清军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轻而易举从栈桥登陆,随后迫使清政府签订了《胶澳租借条约》

  如今的德县路,一砖一瓦都透着异域气息。与沂水路一东一西,环绕着总督山、观海山的南麓,穿过圣米厄尔教堂后部,最终与中山路会合。

  德国侵占青岛后,以胶州路为界划分为市区与郊区;在市区内,又以德县路为界划分出极具殖民性质两个居住区。

  德县路以南为外国人居住的青岛区,德县路以北为华人居住区。

  青岛区内建筑豪华,道路宽敞,上下水道齐全,绿地较多;华人区内房屋矮小,街道狭窄,水不入户,几无绿地。当时,德县路为霍恩洛厄街(Hohenlohe weg),日本侵占时期叫治德町,我国接收青岛以后才正式命名为德县路。

  德县路2号(胶澳帝国法院旧址)

  位于原胶澳总督府前广场右侧,建于1912年春至1914年4月,为青岛德占时期的最后一批公共建筑之一。

  德县路4号

  建于1906年。1914年日本占领青岛,绝大部分德国人回国,日本医生若规宽隆在这里开了一家若规医院,是一家较大的私人医院,有内科、外科、皮肤科、妇科等门诊还有住院部。顾客主要是日本上流人士。

  德县路3号(总督牧师宅第旧址)

  建于1901年。日据时期,这里是一家私人诊所。解放后,市劳动局曾在这里办公。劳动局搬迁之后,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还充当过一所民办小学的教室,现为民居。

  德县路7号

  沈鸿烈曾在这普通的日式小楼里住过数年。上下两层,每层各有4个房间。

  另外,德县路7号还曾是国民党中统局青岛区室所在地,内设有地下室、牢房,曾有许多革命志士在这里惨遭迫害致死。

  德县路14号(青岛德县路小学)

  始建于1900年。解放前是教会管辖学校,取名明德小学。1900年,作为天主教会的附属事业,德藉神父白明德在斯泰尔修会圣言会馆的东边创办了德华学校,两栋楼房,三间平房,一个礼堂,这就是今天德县路小学的前身。

  ______

  时至今日,当你站在德县路与中山路交汇口向南北两个方向观看,仍然可看出旧时的差距,这就是当年殖民统治的烙印。

  穿越百年,邂逅时光中的老建筑,同时仿佛也能看到曾在风雨中飘摇的青岛。

  【爱青岛综合整理,部分内容来源:半岛网-城市信报、小猫猫1973博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