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说青岛 | 青岛海泊河的前世今生
爱青岛 2017-09-01 10:07

  还记得之前爱青岛报道过的《画说青岛》吗?近日,李书勇先生又有新作品出炉,这次画的是青岛海泊河公园。

  海泊河公园很有市井生活气息。有卖万能胶的,有推销产品的,还有一个大叔,蹲在那里也不说话,地上摆着一些二手工具,钳子、把手、合页、锯子、铁钉等等,也不吆喝,愿者来淘。大桥下挤满买菜卖菜的人,摊位挨着摊位。鞍山路与人民路交汇的地方,常常是最热闹的最无序的最拥堵的路口。在这里能看见按着喇叭催促着中国式过马路的人,人群中有脖子上拴着金项链遛着狗像在天街散步一样漫不经心的,也有背着菜的大爷大妈,颤颤巍巍瑟着挪步的,有时还有急救车忽闪着警灯招呼让道的,面包车拉着玻璃器皿、鱼缸、鱼食徐徐穿插的等等……这场景比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复杂了不少。汽车声人声喧闹着,在熙熙攘攘,庸庸碌碌中,一年又一年。

  

  我喜欢看这里的风景,有朴实也有市侩,有善良也有狡黠,有斤斤计较,还有论堆作价。也许多年以后,我会加入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卖个花花草草也好,或者写几个字,自我陶醉。夏天的海泊河公园晨练的人多,压完腿,玩儿完毽子,练罢剑术,唱完吕剧,捎带脚就可以买点菜回家。这个早晨也可能是许多老人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候,因为,只有在这时老伙计们能够见面聊天,人们带着四面八方的消息,又把消息带给邻里街坊,什么汽油又要涨价啦,H7N9啦,退休金涨到多少啦……

  抽时间陪父母逛一次早市吧,不管他或她买的蔬菜贵贱如何,品相优劣,你只管一肩挑起,谈笑风生,相伴同行,体味人生。

  1897年德国侵占青岛后,为首先解决饮用水问题,1902年开辟了海泊河水源地,日送水可达400吨。

  在德国殖民者统治的1900年至1910年,海泊河是青岛市区的“护城河”,德国殖民当局以海泊河一线作为市区、郊区的分界线。

  此外,德国人还在其南侧修建了部分炮台,战争结束后,多数炮台被拆,海泊河正式成为了一条城市河流,不远处有吴家村,杨家村,错埠岭等小村,农田肥沃。

  二三十年代,由于海泊河取水有着天然的优势、排水便捷,原青岛民族工业的纺织业有约过半的工厂分布在海泊河沿岸。

  解放后,为了发展经济,海泊河两岸开办了许多工厂,造纸厂、化工厂、印刷厂越来越多,这些企业排放的污水散发着难闻的臭气向大海流去,海泊河的水质慢慢变差,海泊河变成了居民口中的“臭水河”。

  1957年,海泊河公园正式定名,由青岛的清末举人赵泮馨题写园名并刻石。

  2008年起,海泊河开始从八号码头全面引入海水,仲家洼的里院没有了,河道变成了暗渠,北仲和太平镇的平房变成了高楼,河道变成了享誉全国的体育街。

  ______

  如果你也有难忘的故事,或者关于老青岛的记忆,欢迎登录爱青岛报料跟大家分享。

  【未经版权方允许,不得转载;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