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塔、老人与诗(下)
爱青岛 2017-07-25 14:44

  听炳叔说,山东境内海域居然有上百座灯塔……

  其中,青岛海域主要有七座灯塔:

  大桥岛灯塔:原为灯桩,1933年建立,1954年重建,2003年7月由灯桩改建为灯塔。其主要作用是为进出青岛港的船舶提供助航服务。

  千里岩灯塔:位于北纬36度15分56秒,东经121度23分10秒的千里眼。千里岩灯塔原是灯桩,建于1954年,1979年由灯桩改建成灯塔。其主要作用是为经过千里岩岛附近海域的国内外船舶导航或定位服务。

  马蹄礁灯塔:位于胶州湾内马蹄礁的西北端,由德国建于1903年;1996年5月至1997年7月进行维修改造。该灯塔标明该处有浅礁,是出入大港的转向点。

  奥帆灯塔:位于青岛奥帆中心主防波堤堤首,于2006年4月建成。塔身高20.08米,取“2008”之意。该灯塔为进出奥帆中心的船舶提供助航服务。

  小青岛灯塔:位于胶州湾口的小青岛上,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该灯塔由德国建于1904年,1914年日德战争中遭受破坏,日占后于1915年修复。该灯塔塔身为六角型石砌结构,是船舶进出胶州湾、青岛港的重要助航标志。

  潮连岛灯塔:位于青岛东南黄海海域的潮连岛上,建于1899年,是德国海军在青岛海域建造的规模最大的灯塔,也是黄海海域最早的航标建筑之一,为进出青岛的船舶提供助航及定位服务。

  团岛灯塔:位于胶州湾团岛西侧南端岬角上,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原灯塔由德国建于1900年,称“游内山灯塔”,已毁于1914年日德战争,现灯塔为日占后于1919年重建,1955年3月改名团岛灯塔。其主要作用是为进出青岛港的船舶提供助航服务。

  炳叔守护的就是团岛灯塔。

  走出灯船,炳叔带我去看灯塔,正是眼前这座红瓦白墙的德式小楼。

  走进小楼,右手边墙上的公告栏里,两张褪色的照片吸引了我的注意,灯塔长王炳交每天不停地擦拭灯塔,去灯塔的路、办公室、展览馆、小院也收拾的干净利落,却顾不上给自己和兄弟换一张新照片,风风雨雨几十年,也许在他们心里,灯塔就是最好的名片吧。

  这是青岛海事局出品的2003版海图,看着它不由想起刚见过的世界唯一留存,青岛档案馆都未能存档的日美中三国联合制作1953版青岛港及附近海图,也是炳叔想尽一切办法保护下来的:

  我问炳叔见着海图是不是特别亲,炳叔眼中放出光彩:那当然了,我们做这个工作必须对海图了如指掌,看海图就看出咱们青岛的发展,你看老海图上青岛才多大点地方,一条马路三盏灯,一个喇叭满市听,你再看这张新图,自豪啊。

  上面这些德国人留下的历史痕迹,如果不是因为当年炳叔力排众议的坚持,早就被彻底抹去了。

  甚至包括下面这座流光溢彩的灯塔……

  说起陪伴自己41年的这个老伙计,炳叔眼眶湿润了,他说,几十年了,这座灯塔就像最好的朋友和家人,每天不看几眼,不擦几下,不过来待会儿唠叨两句,心里不踏实。

  每天,炳叔都要里里外外反复擦拭灯塔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角落,地板也用抹布一点点擦拭,几十年如一日。他说透镜也好、铜器也好、地板也好,都是越擦越亮,看着心里舒服。

  这台落地生根15年却焕然如新的美国发电机,在炳叔精心养护下一尘不染。

  炳叔说,灯塔外部这些白色油漆都是他和工友们刷上去的,吃尽了苦头。说着就在我的惊呼中蹭蹭蹭爬上梯子,身手矫健敏捷丝毫不像60多岁的样子,执意要和国旗合个影。清风下红旗招展,炳叔遥望远方,眼中流露出坚毅与柔情。“热爱祖国,这是一种最纯洁、最敏锐、最高尚、最强烈、最温柔、最有情、最温存、最严酷的感情。一个真正热爱祖国的人,在各个方面都是一个真正的人——苏霍姆林斯基”。换成炳叔的话说就是,我能做的就是看好灯塔。此时此刻,正在按动快门的我被深深感动了。

  炳叔身后这台圣托里尼风的白色电雾号,正是青岛人俗称的“海牛”,最初德国人安装的是气雾号,由柴油机带动空气压缩机,产生高压空气吹动雾号,1960年改装为德国进口的电雾号,曾经的海牛足球队即得名于此。炳叔说:德国人很聪明,同时设计了灯塔和雾号,进出港的船只平常看灯塔信号,逢雾雨天就可通过雾号听声辨位,确保全天候安全航行。

  炳叔是个爱琢磨、爱动手,敢想敢干的实干家,灯塔内部很多机器都是进口的老机器,时间久了面临着配件老化损坏的问题,换原装既昂贵又不现实,一些机型、配件早就停产了,唯一的办法只能是自己想办法。配电盘上的外国保险丝坏了,炳叔换成青岛产的空气开关;原装继电器坏了,本地出品顶上;加装电压监视器,工作状态一目了然;为防止误碰给操作板加装保护盖……有台美国雷达应答器的工作方式不实用,炳叔骑着自行车,去辽宁路买了个不到1安培的电流表串上,用土办法完美解决了问题,雷达一旦监测到来往船只,电流表里的指针立刻同步摆动提示,大大减轻了工作压力,足不出户即可正常工作。炳叔说,我没学过这些专业知识,很多创新改革都是让工作一点一滴逼出来的,在实践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未必美观却很实用,花钱不多但效率很高,土办法解决大问题。

  所有设备上都写着同样的名字——使用人:王炳交责任人:王炳交炳叔说,这是动力,更是责任。

  这个灯泡是1975年2月9日产的,比你年龄都大,炳叔拿起一个灯泡笑眯眯地对我说。眼前出现的这套朴素的装置,是炳叔特别引以为傲的获得国家实用新型专利证书的发明:航标灯状态自动监控装置,灯塔主灯损坏可自动启动主备用切换电磁铁点亮备用灯,备用灯再损坏,蜂鸣器立刻报警。简单地说就是确保灯塔不间断发出灯语,为来往船只保驾护航,看似简单却解决了曾经困扰灯塔工们的大问题,

  这是炳叔的办公桌,在这里,炳叔一笔一画记下了厚厚的灯塔日志,写出了一首又一首抒发心声的诗歌。

  炳叔说,我写了一首《青岛赞》,你这个娃娃叫《爱青岛》,看来我们都对青岛爱的很深啊。

  炳叔答应带我去灯塔旁的家里看看。走到门口,炳叔指着这株小松树说,刚到我家的时候就这么点大,转眼比我都高了。

  走进家门,扑面而来的是浓浓的生活气息,朴素却温暖温馨。炳叔一家都在,这是炳叔的爱人,一位特别阳光可爱的阿姨。

  阿姨看我对这个炉子很感兴趣,特意搬开杂物,让我拍个够。

  阿姨说,蒜都不新鲜了,拍出来不好看。我说,阿姨,这才是家的感觉啊。

  炳叔干起家务来也不含糊。

  幸福一家人。

  这是炳叔的床,炳叔特意在头顶天花板上开了个天窗,躺在床上随时能看到灯塔信号灯的工作状态,炳叔说,这样睡得踏实。

  这是炳叔的荣誉室,各种报纸、锦旗、绶带陈列在一起,颇为壮观。

  最吸引我的是炳叔的秘密小仓库。炳叔喜欢收集各种零部件,他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走出炳叔家,几株无花果吸引了我的目光。炳叔说,我最喜欢无花果,抗严寒还耐病虫害,虽然没有娇艳的花朵,却能结出丰硕的成果,就像我们这群航标工一样皮实抗折腾。

  这就是我看到的炳叔,一个平凡却不平庸,普通却有着崇高追求的人。

  采访即将结束,我特意录制了炳叔朗诵的,自己写的诗歌作品《赞航标工》,作为这次采访的结束,一起收到文章里。炳叔说,想说的话都在这首诗里了。

  偶然看到一段文字:伟大是一种由我们自己创造的东西,然而更多的人相信伟大是个礼物,只为那些天之骄子、超级明星准备,其余的人只能驻足围观。千万不要这样认为,伟大不是什么稀有基因,它不是遥不可及的东西,伟大和呼吸一样简单,任何一个人都具备实现伟大的能力。

  我想起炳叔,想起他抚摸着光彩如新的灯塔,发乎内心告诉我的那句自豪的话:我为青岛作出的最大贡献,就是用一生守护了这座团岛灯塔。看着炳叔,我的心里浮现出一个词:伟大。这个词不仅属于炳叔这群默默无闻的灯塔守护者,同样也属于那一座座饱经风霜、历尽沧桑的灯塔,一生只做一件事,每天无限重复同一句话,把一件简单的事坚持做到极致,无论人或物,都可以成就滴水穿石、积厚流光的伟大。

  谢谢炳叔,谢谢所有的航标工,谢谢所有的灯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