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港双城记:港珠澳大桥的青岛工匠
爱青岛 2017-07-05 19:00

  继续来看“庆祝香港回归20周年”大型主题报道《青港双城记》。正在建设中的港珠澳大桥连接着香港、珠海、澳门,是目前世界最长、施工难度最大的桥梁。在这项超级工程中,有200多位是来自青岛的建设者。咱们青岛的中交一航局二公司,承担了港珠澳大桥中,最为重要的海底隧道中的沉管项目,他们在和香港大屿山一海之隔的珠海桂山岛,进行了长达六年多的建设,下面我们一起走近这些伶仃洋上的青岛工匠们。

  看着气压还没达到预定的0.01兆帕,王伟有些担心是因为有漏点造成的,便嘱咐工人们继续用喷壶做气密检查。

  王伟说眼前这个高11.4米、宽38米,重6000吨的大家伙,是港珠澳大桥海底隧道中最后安装的两个沉管的最终接头部分,也是整个工程的重中之重,一旦出现焊缝漏水的话,将直接影响沉管能否顺利贯通。

  下午两点,看着接头的气压稳步上升,王伟一直悬着的心才踏实下来,匆匆来到食堂吃上两口饭。

  一阵鞭炮汽笛齐鸣后,4根长120米、直径40厘米的吊带牢牢抓起重达6000吨的最终接头。随后,吊臂旋转90度,将接头精确从起重船和指挥船之中的狭窄缝隙放入海底,最终实现了隧道的成功合龙。

  港珠澳大桥是集桥、岛、隧为一体的超级跨海通道,珠江口外的伶仃洋上,每天有四千多艘船只行驶在这片海域,其中不乏大型船舶,这就要求桥体必需架高。而东侧施工海域紧邻香港机场,每天有一千八百多架次的航班起落,限高只有120米。综合这些因素,大桥设计成两端是桥面,中间用一条5.6公里的海底隧道连接,考虑到地质条件和生态保护,海底隧道没有采用挖掘作业,而是用33条水泥沉管放入海底连接而成。

  这条沉管隧道是世界唯一的深埋沉管隧道,也是最大的沉管隧道,同时也是我国唯一的外海沉管隧道,还是目前世界上综合难度最大的交通工程之一。设计之初,只有少数西方国家掌握此项技术。

  对方喊出的天价设计费,最终导致谈判失败。而临走时,荷兰人留下了一句话。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近两年的攻关,隧道沉管安装上的技术难题终于得以攻克。可到了施工环节,建设者们又遇到了新的难题。33条沉管,每条长180米,宽38米,高11.4米,重量近八万吨,相当于八万辆小轿车的重量。这么重的东西,下沉到三四十米的深海中,与另一根对接,误差要以毫米计算,每一次安装都犹如海底穿针。

  2013年5月2日,第一节沉管与西人工岛实现了“初吻”之后,一直工程进展顺利。然而到2014年10月,安装第15节沉管时,却接连遭遇了珠江口的大径流,沉管基槽发现回淤物等多个问题,沉管安装一度陷入僵局。

  2015年3月24日凌晨,第15节沉管第三次出海,经过26个小时的连续作业,第15节沉管终于与第14节沉管完美对接。经过这次考验,团队调整了工作方法,施工效率和精度越来越高。2015年,他们创造了一年安装十节沉管的“中国速度”。大家在克服了各种世界级技术难题后,终于在2017年的5月4日,实现了港珠澳大桥的隧道贯通。

  2017年6月19日下午三点半,青岛流亭机场。

  抱着刚两个月的小儿子,王伟的脸上乐开了花。因为工作原因,王伟的两个儿子出生时,他都没赶上。其实,像王伟一样,很多人为建设港珠澳大桥坚守了七年之久。七年中,他们每年只能回家一两次,每次不过三五天。

  一千四百多个日日夜夜,王伟和来自青岛的建设者们一道,用智慧、汗水和认真负责、精益求精的态度,建造着这项超级工程。虽说离香港只一步之遥,却从未去过。他们说,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等到大桥竣工后,能到桥上看一看。

  正是有了像王伟、马宗豪等成千上万名建设者们的辛勤付出,用工匠精神来打造这个被誉为现代七大世界奇迹之一的超级工程--港珠澳大桥,我们才得以看到她横卧在伶仃洋上的靓丽身影。今年年底,港珠澳大桥就要通车了,香港、珠海和澳门之间,将开启半小时生活圈。未来,三地之间的经济和文化交流将日益密切,内地人民和港澳人民的心也将贴得更近。

  从5月16日到29日,我们十多位电视和广播的记者远赴香港,在这座璀璨的东方之珠,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采访。深入采访了在香港工作和学习的青岛人,以及为促进两地建设和发展的香港设计师,香港青岛总会和政协的各界精英,这些不同年龄段来自不同行业的人士,让我们感受到了香港的勃勃生机,以及青岛的快速发展。相信香港借着回归20周年的契机,会插上腾飞的翅膀,走向新的辉煌!

  【视频未经版权方允许,不得转载;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